利润增速大降?久盛电气冲IPO供应商关系为何两度监管问询

主营产品销量下降使得久盛电气业绩增长陷入颓势。同时,其偿债指标弱于同期可比公司,流动性亦存在一定风险

《投资时报》研究员 董琳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政策不断深入,城镇化率稳步提高,电线电缆行业规模也逐渐拓展。日前,久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久盛电气)创业板上市招股书获深交所受理。

此次IPO,久盛电气拟发行股票不超过4041.24万股,募集资金4.68亿元,其中,2.68亿元用于年产12000km无机绝缘电缆及年产600km油井加热电缆项目,剩余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久盛电气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电力、交通等行业,产品需求受宏观经济、国家产业政策和下游行业周期性变化等因素影响较大。

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增速呈现颓势,主要源于产品矿物绝缘电缆和塑料绝缘电缆的销量及营收下降。同时,其偿债指标弱于同期可比公司,流动性亦存在一定风险。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与供应商久立电气之间的关系也引发深交所多次问询。

主要产品销量、收入均下降

招股书显示,久盛电气成立于2004年5月,主营业务为防火类特种电缆及电力电缆等研发、生产和销售服务。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21亿元,湖州迪科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久盛电气57.7%的股份,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为张建华,其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控制久盛电气67.56%的股份。

报告期内,久盛电气营业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2.31亿元、12.56亿元、5.19亿元,2018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21.64%和2.03%,增速下降近20个百分点;净利润分别为1937.15万元、6378.44万元、8251.32万元、3461.81万元,2018年同比增长229.27%,而2019年涨幅下落至29.36%,利润增速下滑明显。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公司招股书发现,久盛电气的产品主要分为矿物绝缘电缆、无机矿物绝缘金属护套电缆、塑料绝缘电缆、电力电缆。报告期内,矿物绝缘电缆和塑料绝缘电缆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的收入比例合计分别为76.73%、68.49%、56.59%及56.96%,是该公司最主要的销售产品,但从2019年开始,二者在销量和收入上均出现下滑现象。

2019年该公司矿物绝缘电缆销量为6337.44KM,较2018年减少1041.99KM,销量下降14.12%,销售收入也由2018年的4.59亿元减少为3.94亿元,收入下降14.1%;塑料绝缘电缆销量为6219.49KM,较2018年减少1201.43KM,销量下降19.32%,销售收入也由2018年的3.64亿元减少为3.02亿元,收入下降16.93%。

针对主要产品销量与销售收入的下降,久盛电气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2018年矿物绝缘电缆产能利用率较高,公司放弃了华润置地等定价相对较低的客户,使得2019年矿物绝缘电缆销量下降较多。

而塑料绝缘电缆拉丝、绞线等生产工序涉及的生产设备与无机矿物绝缘金属护套电缆通用,2019年该公司调整产品结构,降低了塑料绝缘电缆的销售占比,将部分塑料绝缘电缆的生产设备改造并用于生产无机矿物绝缘金属护套电缆,相应提升了无机矿物绝缘金属护套电缆的业务规模,因此2019年塑料绝缘电缆收入下降较多。

久盛电气主营业务收入的产品结构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应收账款周转率不及同行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报告期各期末,久盛电气应收账款分别为6.07亿元、7.16亿元、7.68亿元、7.88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2.10%、72.13%、67.74%、65.08%,占比较高。

或受此影响,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自2018年开始出现逐年下滑趋势。招股书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67次/年、1.69次/年、1.54次/年和0.61次/年,而同期同行可比公司该项指标均值分别为3.02次/年、3.53次/年、3.59次/年和1.44次/年。对此久盛电气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部分客户系建筑安装单位或房地产客户,受经济增速下行及行业付款特性影响,回款周期相对较长。

由于该公司所处电线电缆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生产经营周转以及研发等均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而通常上游供应商的收款账期较下游客户的主要回款周期明显偏短,进一步加大了行业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报告期内,久盛电气流动比率分别为1.08、1.14、1.23和1.24,速动比率分别为0.98、1.06、1.10和1.09,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67.15%、65.50%、62.54%和63.72%,偿债指标均弱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久盛电气在回复证监会问询中也表示,公司融资渠道较为单一,资金实力及融资能力相对弱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债务融资规模相对较高,存在流动性紧张的风险。

流动性紧张一方面将使得该公司财务费用相对较高,影响盈利能力,另一方面会加剧该公司的偿债风险。若该公司出现无法偿还银行借款、无法支付供应商款项或员工工资等流动性危机,将对其持续经营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久盛电气主要偿债指标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供应商关系引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湖州久立电气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立电气)均为久盛电气前五大供应商,主要采购产品为铜材。2017年至2019年,久立电气的采购金额逐年增加,分别为1.78亿元、2.58亿元、3.84亿元,占当期采购占比分别为19.96%、25.29%、36.77%。

资料显示,久盛电气的董事沈伟民、董事周月亮、董事兼副总经理张水荣的配偶沈祥妹分别持有久立集团1.32%、0.45%和1.29%的股份,周月亮、张水荣曾在久立集团任职。另外,该公司于2018年向久立电气拆出5笔资金共计2000万元,董事干梅林、周月亮、沈伟民与久立集团及其关联方之间存在资金往来,主要系资金拆借、支付贷款和股权转让款等。

对此,深交所在两次问询中均要求久盛电气说明与供应商久立电气的关系,是否存在成本费用利益安排等。

久盛电气回复称,董事干梅林与久立集团及其控制的企业以及主要人员之间的资金往来,主要系先登高科原为干梅林控制的企业,于2019年初被久立集团收购,故在2019年之前,干梅林与先登高科的往来,属于其与其实际控制企业之间的正常资金往来。

董事周月亮与周志江之间的资金往来,主要系由于周月亮个人存在资金需求而通过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大宗协议转让方式转让部分久立集团股权而形成;董事沈伟民与久立集团之间的资金往来,主要系沈伟民个人资金拆借,资金主要用于二级市场证券投资。根据其提供的借款凭证,前述借款期限为2个月,借款利息为月息1%,以沈伟民持有的久盛电气、久立集团全部股权及其他全部个人资产作为担保,该借款已按约定清偿,上述担保责任已解除。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s1h.com/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